南瓜花开金黄梦

◎李阳波

我出生在“三年自然灾害”的最后一年,那时候,经济已经有了一些好转,但在初懂事理时的印象里,那个年代的人们,留在记忆里最深的就是饥饿,就是想要吃饱,这种记忆一直要到1978年,改革开放以后,人们不再只想着吃饱,而是想吃好,至于要吃出健康,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。

我们这代人小时候就特别馋,什么都想吃。青蛙、蚂蚱、知了等等,我都吃过。而记忆里,最美味的是奶奶做的油炸南瓜花。

那是我六七岁的时候,在我们老家,奶奶在自留地里种了几丛南瓜。夏初之际,南瓜叶子随着藤蔓疯长着,一下子便铺天盖地,金黄色的花儿爬满藤蔓,如同喇叭一般。那些妩媚的南瓜花仿佛在一个早晨就长大了。它们先是变成鹅黄,然后变成浅黄,最后成为金黄。那是南瓜花最艳丽最辉煌的时候。每天中午,蜜蜂、蝴蝶,成群地飞来,在金色的南瓜花上翩翩起舞。有时,甚至还有小鸟飞来啄食南瓜花,在黄绿相间的南瓜花丛中上下翻飞,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
那时吃的东西太少,但我们却总想着吃。奶奶告诉我南瓜花能吃,我就天天盼着能吃到那金黄诱人的南瓜花。有一天,我偷偷摘了不少南瓜花,想让奶奶给做着吃。奶奶一看我手里的南瓜花,生气地说:“看你这孩子,把结南瓜的花儿也给摘了,多可惜呀。”生气归生气,然后,奶奶又领着我来到南瓜地,告诉我,哪些是雄南瓜花,哪些是雌南瓜花。雄南瓜花是不结南瓜的,可以摘下来吃。我说:那雄南瓜花不就没用了吗?奶奶又告诉我,雄南瓜花当然有用,要先摘下来给雌南瓜花授粉,或者让蜜蜂、蝴蝶来给南瓜花授粉,那样南瓜才能长得好。

奶奶给我上了一课,回家后,她把我摘来的南瓜花用清水洗了洗,用面粉一裹。那时,父亲不知道从哪搞了点猪油。奶奶把火烧得旺旺的,放进猪油,说是用油炸,其实就是放很少的猪油煎。当时,我们每个人一个月就供应四两菜籽油,猪油更是太宝贵了,哪像今天,想放多少油就放多少油,想炸什么吃,就炸什么吃。奶奶把裹好面粉的南瓜花放下了油锅,香气一下子充溢了整个房间。过一会,那金黄透亮,外焦里嫩,香气四溢的油炸南瓜花就做好了,咬一口,唇齿生香……

长大后,市场上也渐渐有了南瓜花卖,前几年,一元钱可以买好几把,买回来后,我也照奶奶的做法来做,虽然也还爽口,却怎么也没有奶奶做的油炸南瓜花那样香了,我知道,除了生活水平的提高,饮食多样化和选择性越来越多,还因为奶奶不在了。

最近,朋友邀我去一个300亩的家庭农场参观,去时农场主正指挥两台收割机收获玉米,一派火热景象。中午在农场餐叙,场主夫人亲自料理,吃的正是我最爱的面煎南瓜花,外加油炸南瓜花汤。端起一尝,果然香溢满室、清爽利口。

窗外就是农场的大菜园,南瓜地里硕果累累,黄花绿叶非常养眼。场主说,南瓜花含有大量胡萝卜素,如今成了营养学家推崇的“全能蔬菜”。哪像我们小时候吃南瓜花,就是为了解馋、果腹,哪想到什么营养、保健。真是时代变了。朋友夹起一朵油炸南瓜花笑道:南瓜花啊南瓜花,你是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,最金黄的开心花,最经济的保健品!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