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成

◎孟现华

教育孩子就像种庄稼,下的功夫不一样,收成也不一样。

番茄哥和豆角哥同岁,两家都是两个儿子,在儿子学习的事上,俩人的做法截然相反。番茄哥对儿子的学习,就像是外科医生施行手术,严厉到残酷地地步。他只要查实出他家的俩小子上课不好好地听讲、课后不认真的完成作业、老师要求背诵的内容没背出来、考试分数低于八十分,轻则罚跪挨饿,重则皮鞭伺候。

他的小儿子铜山上小学的时候,成绩在班里一直是数一数二的,进入中学后,不知道因为啥原因,在班里的排名像坐滑梯一样,“呲溜”到底。他用尽了所有的“刑具”,铜山的成绩就是没一点起色。铜山上初二那年午收,骄阳似火,热气炙人,番茄哥拿根擀面杖粗的棍子,站在地头的树荫下监督铜山割麦。头一天,番茄哥问汗流浃背脸似酱块的铜山,割麦好还是上学好,铜山说割麦好,番茄哥说那你就慢慢地割吧。

第二天,番茄哥问铜山今个割麦还好不好了?铜山直起腰,抹抹脸上的汗,拿眼瞟瞟番茄哥,没吭声。第三天,铜山从太阳东南割到太阳偏西,扔下镰说,我今后保证好好的上学。后来铜山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一中,高中毕业后考上大学,大学毕业后考上研究生,研究生毕业后应聘到深圳的一家大型企业当会计,现在是这家企业的财务总监,年薪八十多万。

豆角哥对儿子的学习从来不管不问,就像放羊,学不学由你,标准的“花自飘零水自流”,考百分考鸭蛋都无所谓,只要能全乎着回家来就行,所以他家俩小子上学时迟到、早退、逃课、不做作业、违反课堂纪律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期中期末考试,几科加一块没有人家一科的分数高。我给他讲,小孩的学习习惯是慢慢养成的,只要严格要求,一般都能考上高中,该吵的就得吵,该揍的就得揍。他撇嘴一笑,一脸的不屑,仿佛我是拿耗子的狗。

番茄哥的俩儿子长大后,都端上金饭碗,比赛似的给爹娘买东西,给爹娘零花钱。土地流转的收益加上儿子的孝敬,滋润的番茄哥两口子跟小地主一样儿,天天听个小戏,唱个小曲,喝个小酒,打个小麻将,逢南集赶南集,逢北集赶北集,鸡鸭鱼肉没断过。见着老伙计,说不了三句话,就是“孩子拿回来一瓶好酒没开唻,咋样,尝尝吧”。脸如绽开的花一样儿,溢满幸福。

豆角哥的两个儿子成家后,都领着媳妇外出打工,把地和孩子都扔给了豆角哥两口子,而且是全免费的,不是儿子们不给钱,而是豆角哥不忍心要,因为儿子们“没有余粮啊”。二十多亩地和六个孙子孙女的穿衣吃饭,读书学习,仿佛是一条鞭,不停地抽打着豆角哥和豆角嫂子这两个陀螺,能睡个囫囵觉吃顿安生饭,就是莫大的享受,刚过花甲的人,弄得跟耄耋老人样儿。

前几天,回老家看见豆角哥两口子在地里砍蜀黍,我说七十岁了,还不退休么?豆角哥说,唉,谁不想退休呢,不是没有法子么,一脸无奈的神情和话语,听了倍觉心酸。

世上的药千万种,就是没有后悔药。颗粒既然归仓,难吃好吃就是这样,谁也改变不了。

几年来,我的学生每逢重阳节,都要请我会餐,随悟育人天大,故写诗一首。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0